如果,今年春節還是回不去,那我……

來源: 桂林生活網 2021-01-11 17:29:18 我來説説 閲讀

  桂林生活網訊(陽聃甫)  隨着年關將近,每個漂泊在外的人都或多或少期盼着能回家團聚的那一天,但是疫情的反覆讓許多城市發出“建議本地過年”的號召,這無疑讓在他鄉打拼的小夥伴們心頭一緊,小編的朋友們也不例外,如果,今年春節還是回不去,那……

  1.“那也挺不錯的啊,沒人管,然後可以跟基友一起玩2077。”

  現在算來,小李已經在深圳工作有五年了,在深圳“單飛”的工作生活給這個小夥子留下深刻印象的倒不是什麼鋼鐵叢林,反而是自己辦公室燈光的顏色:“因為經常加班,搞得現在回家開家裏的燈都覺得顏色不習慣。”小李其實也是對自己挺“狠”的一個人,在大多數人下班之後只想趕緊回家“葛優躺”的時候,小李還會在閒暇時候約上幾個球友打打球,即使是加班的晚上,也會“逼”自己提前幾站下車,步行三、四公里回家。“就是儘量多動一動,不然因為上班上虛胖了可沒地説理。”

  但讓這個自律的小夥子最開心的時候,反倒是那段可以“不自律”的時期。

  “去年春節的時候,因為抗疫需要,我是紮紮實實地在家遠程辦公了快一個月,這種牀上就能打卡,躺着也能上班的狀態真的是又頹廢又爽,”小李打開了話匣子,“可能我就是適應得太快了,反而把這段‘不怎麼舒服’的時期過得比過年還快樂。你看,春節回不去,那也挺不錯的啊,沒人管,然後可以跟基友一起玩2077。當然現在能不能回還沒確定,但是不管是哪種結果,都不影響我樂觀享受快樂生活嘛,自律是一種快樂,懶惰也更讓人快樂啊。”

  2.“我媽説‘北京疫情有點嚴重,你過年別回家了,在北京跟狗過吧’”

  “北漂”小夥小陳剛在北京工作生活2年,怕麻煩的他以前始終奉行“一人吃飽全家不餓”的生存法則,用最簡單的方式管好自己的衣食住行,沒有家長嘮叨的日子裏過得十分瀟灑自由,下班以後就是“外賣、遊戲、縮被窩”,日子過得就像個“小皇帝”。但也許是這樣的“帝王”生活充滿了太多“孤家寡人”的味道,小陳一咬牙一跺腳,自願結束了自己的“自由”,主動抄起了鏟子轉職成了鏟屎官。“我養了一隻柯基,”小陳説,“雖然照顧寵物讓人累的掉層皮,但是她給我帶來的陪伴物超所值。”

  就這樣,小陳同學開始了他一人一狗的“北漂”生活。

  “其實一個人在外面生活也挺寂寞的,”小陳説,“特別是一個人在過年的時候,頭一次體會到這樣沒有氛圍的節日,還是挺不適應的。”小陳去年就因為值班沒能回家,今年眼瞅着年關將近,給家裏打了個電話,結果小陳媽媽讓他“今年也別回去了”。

  “就是給我媽打電話聊着呢,雖然還沒消息讓不讓人回家,但是我媽反而主動告訴我‘北京疫情有點嚴重,你過年別回家了,在北京跟狗過吧’。”小陳有些哭笑不得,“這可真是親媽。”

  當然玩笑歸玩笑,小陳和父母都能互相理解:“如果條件允許當然是想回去,但是畢竟是有特殊情況,那還是聽招呼的好。至於父母那邊,與其唉聲嘆氣讓對方徒生煩惱,還不如開個玩笑輕輕帶過,我媽樂呵呵地拋出來這個梗讓我別擔心,那我當然也要一樣樂呵呵地接住讓她不擔心。畢竟隨時都能和家人電話、視頻,而且也就是這麼一段時間。我和我爸媽都懂,這種互相‘看破不説破’的默契,反倒讓人心裏更暖了。”

  3.“沒有。”“沒想。”“沒感覺。”

  小黃同學是在北京中科院在讀博士,今年正面臨着極大的危機。學霸小黃需要在今年六月份之前完成自己的畢業設計,並且發表論文才能順利畢業,不然就得被延遲,用小黃的話來説,如果畢業被延遲,不光他要對自己先失望一波,之前已經談好的工作offer和機會都得跟着一塊黃了。“現在我愁的不止是脱髮,已經開始失眠焦慮了,”小黃同學有點沒精神了,“我的畢設現在才剛完成一半,後續的部分還沒理出頭緒。”

  問到春節回家的問題,小黃同學似乎不是很上心:“現在我還真沒有心思去關注能不能回家過年,畢竟每天的研究要是順利倒還好,如果遇到瓶頸可能就會難受一整天。”眼瞅着已經到了1月,小黃同學的“畢業焦慮”也隨着時間流逝越來越嚴重。

  説到這裏小黃同學可能自己也覺得有些鑽牛角尖了,又補充道:“雖然我説的可能誇張了一些,但是研究壓力確實會讓我時不時就陷進去,再加上現在本身就沒有明確消息讓我們留京還是怎樣,所以我也沒想這些有的沒的,保護好自己,做好眼前事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隨着話題展開,小黃同學的語氣也逐漸堅定起來:“與其説是我沒想這些有的沒的,倒不如説是我一直提醒自己要對這些事情保持‘沒感覺’。每個人在不同的階段,都有自己需要做的事,我也不是樣樣都行,我只希望我現在能把自己有限的精力盡可能地用在對的地方。解決問題靠的也不是什麼錦囊妙計,就是在對的時間堅持做對的事,我的畢業設計是這樣,咱們之前的抗疫工作不也一樣嗎?困難最終都會被克服的。”